摩洛哥.菲斯住宿|藏匿於市集巷弄,別有洞天的Riad Sara

午後,菲斯古城的金黃在陽光下褪成一片遼闊的暖色;八人座的休旅車在城內,用最慢最慢的速度行駛,最後才在一條無法再向前鑽入的小巷前,緩緩地停了下來。

「就是這裡了!」 迷迷糊糊地揉著雙眼下車,在人群熙來攘往的街道口,我們拒絕了當地人的幫助(別以為當地人好心要幫你,最後都要收錢),拖著沉重的行李邁入小巷內。

走過四百歲月的華美老宅

經過了幽暗無光的小雜貨店、幾扇深鎖的小門,我們在一道深色木門前停了下來,屋簷下掛著一不注意便會不小心掠過的小招牌,簡單寫著「Riad Sara」幾個字。

司機舉起食指按下電鈴,門開了,應門的管家嘴角漾著淺淺的笑,引領我們走進建於十七世紀的新生老屋裡,老時鐘的指針滴滴答答開始緩緩後退,時光的塵埃繾綣,隨著風飄漫在沉靜的空氣中。

在走廊盡頭轉向彎入屋內,四根巨大廊柱上,鮮黃與寶藍色磁磚交織成春日的小花,延展至地面成了遍地花海,撐起整座純白雕刻的華美大宅,正中央砌了一座小巧噴泉,在昏黃燈光下流動成一片波光蕩漾。

管家端上一盤熱呼呼的薄荷茶,請我們在大廳先稍作歇息,我毫不猶豫的窩入柔軟的沙發裡,後方挑高的巨牆上拼貼著數不清的小磚,一塊連著一塊堆疊成細緻而繁複的花紋圖騰,彷彿小時候那支愛不釋手的萬花筒裡頭變化萬千的花花世界。

還沉浸在這猶如夢境般的欣喜中,管家已把晚餐準備好,邀請我們入座,Riad Sara的晚餐採預訂制,要提前點餐,由於都是女生吃得並不多,我們只點了幾樣想嘗試的菜色,不知道是舒適的氛圍使然,還是管家的手藝超群,原本以為摩洛哥式的料理都大同小異,但沒想到同樣的菜色卻仍能做出口味上的差異,讓我們每個人都吃得津津有味。

其中最讓人驚豔的就屬Bastila了,薄而脆的餅皮包裹雞肉餡,疊上一層烤杏仁,最後撒上肉桂和糖;原是一道需耗時兩天製作的宮廷菜餚,後來經過不斷的改良,成了來摩洛哥必吃的美食。

醉一晚絢爛之夢

用完晚餐後,踏著愉悅的步伐,踩著繽紛的階梯向上,隔著二樓一圈圈鑄鐵花欄往下探,小而美的中庭散發著迷人而低調的光芒,中心的噴泉宛如虛實間的秘密通道;在恍惚間,分不清身在夢境還現實。

摩洛哥的旅宿通常房間都不多,Riad Sara共有七間房型,我們則分別住在一樓的三間房。

我揀了一把三號房的鑰匙,忐忑地開啟斑駁的木門,點亮了床頭的兩盞燈,門外的馬賽克磚緊跟著溜進房內,在燈光的映照下滿屋絢爛。

坐上床邊的皮沙發,拾起桌上相機瀏覽照片回憶,一邊寫下滿溢的內心感受,今日都還未走完,就已開始想念。

熱水澆緩了亢奮的心緒,躺上柔軟的夢幻大床,悠然入夢。

三間房的風格其實差距不大,唯有擺設位置及空間大小有些微不同,這是因為老宅改建,房間本身有大有小的緣故,但房內的設計一樣都很得女生喜愛。

這趟入住幾間摩洛哥的旅宿,發現有一點很特別的是,他們的房間都會配一張大床與一張單人床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若是雙人預訂,這不必再區分要一張雙人床或兩張單人床,可由旅人自由選擇?

屬於菲斯的時光印記

在摩洛哥生活的日子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不自覺習慣了穆斯林清晨的祈禱,總是起得特別早。

才剛在桌前坐定,管家便急匆匆的端出了早餐,有麵包、厚餅、糕點、薄餅(因為不知道它真實的名字,我只能用薄厚區分它),雖不及台灣早餐美味多層次,但以摩洛哥的早餐來說,這樣算是非常豐盛了,偏乾的麵包與餅類,搭配現榨的新鮮柳橙汁,也足以圓滿一整個早晨。

起身後,我們該出發前往下一站了;散落的日光錯落在庭院間,或深或淺留下幾許時光印記,在角落輕輕留下刻下我們的名。

Riad Sara Info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